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网络海选总决赛开启

由东方卫视、东方娱乐倾力打造的中国首档场景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的网络海选正在火热进行中。已产生的九强“搞笑素人”将在本周六登上总决赛的舞台,通过自己的才华和魅力征服评委和粉丝,争夺最终进入《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节目,成为常驻卡司的机会。

随着三十强选手网络连麦PK赛的落下帷幕,本次网络海选的九强选手也正式出炉。在为期三天的PK赛中,《今夜百乐门》第一季中的常驻卡司吴彼、金靖、刘胜瑛分别连麦直播现场,对选手们的表演给出了指导意见。在观看了人气选手单冠朝的表演后,金靖更是宣称“看到了选手身上强烈的信念感和喜剧天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喜剧演员”。

而这九组人气选手也将在11月18日晚20点正式登入《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网络海选总决赛的舞台,最终通过专业评委审核和网络投票的结合,选出本次海选的最终三强以及最具人气选手进入第二季节目的录制,成为常驻卡司之一,给观众带去欢声笑语。

九强选手在本次连麦PK赛上释放真我,才艺表现也颇为可圈可点。而在本周六,最终入围的争夺战也将如期进行,这也意味着将有部分选手离开这个为观众带去的欢笑的舞台。而网友们也对最后的入围者做出大胆猜测,“刘子墨超搞笑,我最看好他!”、“马旭东舞台掌控力好强,我猜他一定挺到最后!”搞笑风格各异的选手目前都收获了一大票粉丝,最终谁能重围杀入总决赛,让人甚是期待。

《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的网络海选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而第二季节目的开播也俨然指日可待。这种“以星捧素、星素结合”的创新娱乐也将成为此节目的新亮点。

远东第一乐府”上海百乐门自然形成时尚的海派精神

百乐门是上海著名的综合性娱乐场所,在1933年开张的典礼上,时任政府上海市长吴铁城亲自出席发表祝词,张学良是当时百乐门的常客,而卓别林夫妇访问上海时也慕名而来。

百乐门的一层为大堂,二层设有查理作别林圆厅和现代演艺大厅,二层夹层设有少帅圆厅、回马廊和名伶厢房,三层设有香梅厅和怀旧大舞厅。

如今提起上海,大多数都是高楼大厦的现代化、国际化印象,但是还有一个地方密码这老上海的气息,那就是百乐门。这曾经是一个西服与马褂,茶馆与咖啡厅,爵士乐和江南小调统一体,是一种现代与古典,时尚与传统的综合体。1933年百乐门正式开业,瞬间吸引了当时无数的社会名流。

当时,只要到上海来的人,有身份的必去百乐门,如果要把百乐门的故事拍成一部电视剧的话,估计一百集都不会够。 当时的百乐门与巴黎红磨坊,纽约百老汇一样出名,被称为“远东第一乐府”。百乐门的中西结合,致使推动了当时的流行音乐的方向,同时它所追求雅致的生活方式,已经融入到了上海人的血液里,代表着一种时尚的海派精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30强连麦PK 战火再起

由东方卫视、东方娱乐倾力打造的中国首档场景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的全网海选目前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上周产生的30强选手也正式进入了连麦PK阶段。为期三天的连麦pk赛,通过选手依次展示才艺,嘉宾导师依次点评的模式,将角逐出9强选手直通本次网络海选决赛晚会。

自上周《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网络海选的50强名单公布,50强选手纷纷在个人直播间上秀才艺拉人气,经过一系列网友票选后,在11月11日,官微终于揭晓了本次海选的30强名单。随着30强名单的公布,本次的网络海选活动的高潮环节正式开启了。

在11月12日到11月14日为期三天时间里,每晚20点30强连麦PK都将准时在映客开播。在昨天进行的第一轮PK赛中,部分选手已经向网友展示了自己的“搞笑细胞”,不同于之前几轮的海选才艺展示,此次30强选手的表演作品,不管是在专业度,还是搞笑水平上都明显有了质的飞跃。而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剩余的几位选手也将通过现场连麦的形式,展示自己的才艺,为顺利晋级下一轮狂拉人气。

在11月12日开播的第一场30强连麦PK赛上,《今夜百乐门》第一季常驻卡司之一吴彼老师亲临现场,为连麦表演的几位参赛者送上了“犀利的点评”,指正了这些选手在表演上的不足和改进点,帮助选手们能够在比赛中快速成长。

而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颇受网友喜爱的金靖、刘胜瑛这对“靖瑛CP”也将分别坐镇直播间与选手们连麦,现场点评、互动、指点选手们的表演,一起选出晋级下一轮的9位选手。

金星秀、今夜百乐门停播数月金星终于揪出“幕后贱人”开撕

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出了名的“毒舌”,但是节目效果还是很犀利的,针对社会热点大胆评论,敢说真话,到底是招惹了谁,导致节目被下线!

当然节目也请过很多优秀演员明星,讲诉他们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包括冯小刚、朱茵、胡歌、刘嘉玲等等。

当大家看倦了“有剧本、套路”的真人秀之类的节目后,《金星秀》真实自然的现场问答对话,就像是一股清流得到很多观众的喜爱。赵丽颖也在她的节目中,首次全网正式谈自己的择偶标准!

可能由于过于真实的节目,另外收视率非常高,还有金星耿直的性格,得罪了一些人导致被停播。

两人早就有结怨了,他曾经在某节目上的时候公开说,“《金星秀》使娱乐圈鱼龙混杂。”

金星就回喷他:贱人一个,废话一堆。华少等其他主持人也都曾怼过他,可见曹可凡人品存疑。

曹可凡在东方卫视的地位,堪比芒果台的何炅、汪涵。可惜他主持的节目收视率都不是太好,但是由于资历深,所以在台里还是很有权势的

《金星秀》的停播让粉丝很是遗憾,然而更遗憾的是连去年的综艺黑马《今夜百乐门》也被停播。这也太过分了啊!

看来在娱乐圈还是要谨言慎行,不然没有背景就容易被收拾啊,你又不是王思聪。。。

唐薇红:她是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曾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倒进马桶

在上海有这么一个地方,依旧弥漫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气息,爵士乐、黄包车、高衩旗袍、歌女等等。没错,这里就是百乐门,一个有着七十多年历史,既怀旧又颇具现代风格的娱乐场所。

自从1933年百乐门开张以来,它成为上流社会很多名媛、贵族常常进出的场所。唐薇红,老上海名媛之一,她的父亲是庚子赔款的首批留洋学生,回国后成为上海最有名的西医。她的姐姐唐瑛是旧上海有名的社交名媛,曾与宋子文谈过恋爱。哥哥唐腴卢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回国后给宋子文当秘书,1931年被误当作宋子文而惨遭暗杀。

16岁时,唐薇红跟着大姐唐瑛第一次踏进了百乐门的舞池。没想到这一脚下去,为她拉开了十里洋场纸醉金迷、歌舞升平的幕布,也改变了唐薇红的一生。 那时,唐瑛还会指导她去百乐门时的穿戴,一般穿的是镶边双开襟衣服和旗袍,戴的首饰多是镶嵌式的钻石。

18岁时,唐薇红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年长自己十岁的第一任丈夫。结婚当天,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唐薇红坚持要穿白色婚纱,新娘新郎给婆婆磕头时,丈夫老老实实地跪下去磕头,唐薇红只是立在原地鞠了一个躬,这让传统的婆婆大为光火,认为媳妇不给她脸面,婆媳关系从喜宴开始就埋下了隐患。

当然,除了这些礼仪和生活习惯不同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婆婆很恼怒,即婚后,她又不愿马上生孩子,甚至还想领养一个,为此婆婆指着她的鼻子大骂。直到20岁唐薇红生下第一个儿子,婆媳关系才渐渐缓和起来。

解放前夕,家族所有人除她之外都去了香港,后来有些去了美国,还有些去了日本。当时大家都叫唐薇红跟着一起举家离开上海,可她都没怎么细想就拒绝了。一方面孩子还小,另一方面,她不愿离开百乐门。但没想到留下来这个决定让她的后半生吃尽了苦头,从此,凤凰跌落成麻雀。

解放后,她的丈夫前往深圳工作,唐薇红带着儿子同去。深圳的满目疮痍让正怀身孕的唐薇红难以忍受,孩子最终也胎死腹中。后来,她逃回了上海,由于两地分居迟迟得不到解决,所以她选择和丈夫离婚,尽管他们已经生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

离婚后,唐薇红改嫁给庞维谨。可这段时期正闹大革命,当时到处都在喊要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闻讯后,为免遭批斗,夫妻二人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全部倒进了马桶,这让家里的马桶香了好几天。

但家里值钱东西依然被抄空了,她又不得不进拉链厂当工人。然而好景不长,庞维谨患肝癌了。那段日子几乎是唐薇红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她几乎濒临崩溃边缘。但天性乐观的她还是顽强地挺了下来,用自己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了4个孩子,并且省钱给患肝癌的丈夫治病,想方设法省钱给丈夫买他喜欢吃的淡面包。

1970后,庞维谨去世,唐薇红独自留在这繁华的人世间。如今,八九十岁的她,依然保持一周去百乐门三次以上的频率,她成了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只是行头犹在朱颜改,当年陪她一起玩的门当户对的小姐妹们大多都已离世。在落寞中,唐薇红成了名副其实的上海滩最后一位名媛。

民国百乐门多少猫腻的老祖宗?有的一直被模仿有的从未被超越

有些东西一旦出现,将不再消亡;有些东西一旦消亡,将不再出现——够得上如此标准的不多,但民国,更具体地说民国时期的上海滩,算一个。

现如今的很多东西,尤其是一些猫腻,你都能在民国的上海滩找到出处,而与其同时,还有一些东西,却始终难以模仿,更别说超越。

这位大小姐是盛宣怀的七女儿,江湖人称盛七小姐。盛宣怀多牛逼,三个说法可以基本概括,跟着李鸿章,干倒胡雪岩,混成清末首富,而牛逼的最关键处,在养肥了很少不被宰的天朝,人一辈子没白忙活,撒手人寰后巨额财产最终传给了子孙。

而说到盛宣怀的巨额财产,盛七小姐在当年的上海滩还制造了一起很是轰动的新闻。

按老规矩,像盛宣怀这样的权贵大家,未出嫁的女儿除了给份嫁妆,是没资格跟儿子同分遗产的,盛七小姐本就属于能折腾的主,一个不服,她直接喊着民国男女平等的口号和盛家三位公子打起了遗产继承的官司。

当时,不少人支持盛七小姐,尤其是宋家三姐妹和追过她的宋子文,结果,这破天荒的官司居然打赢了,盛七小姐分得遗产现银一百五十万两。

现如今的各种名媛想必没有上海滩盛七小姐的手笔,这位一直流连在灯红酒绿间的大名媛一出手就是六十万两现银,再有,盛七小姐在奢靡中浸泡久了,像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的各种场子她是没少混,所以出自她手的百乐门是深得娱乐至死的精髓,一出现,即登峰造极。

女人玩高档会所,那份魅惑是男人玩不出来的。百乐门楼顶耸立的高达九米的圆柱玻璃银光塔就是盛七小姐玩出的极致魅惑,一到夜晚,那霓虹闪烁,直给看客天上人间的错觉。

关于天上人间的说法,北京的那个极有可能就是从百乐门这得到的灵感,有当时文人骚客拍百乐门马屁的酸诗为证——

二楼的舞池,五百多平方米,可供千人共舞,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地板,照现在的说法,很有些人工智能的意思,随着音乐的律动,汽车钢板作支撑外加巧妙暗置弹簧的地板会倾斜、震荡,进而产生波动感——其他的各种特色中舞池、小舞池就不说了,只此一项就让百乐门独步了当时的上海滩。

现如今的大宝剑要上岗培训,百乐门舞女的色艺考核早在百八十年前就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色艺两项上没两把刷子,不拿到陪舞证,那是根本没资格下场挣这份快钱。

为了营造色界的饕餮盛宴,百乐门要求舞女必须集体候场,魅惑的丝袜一穿,撩人的姿势一摆,中间再把舞场皇后的位置一空,任凭什么样的人进场,那必是春心荡漾,仿佛在天上人间。

但民国时候的骚客比现如今的绅士多了,现如今的是买了钟之后就想得寸进尺。在百乐门,人推崇的是一切明码标价,想摸,可以,但必须量力而行,没有甜言蜜语后乱摸一气的好事,所有舞女,每个身体部位均明码标价,老流氓老绅士到百乐门玩,上手就跟点菜一样,一曲玩完,舞女唰唰地就能给你报出消费清单来——先生,你摸了哪哪哪,消费金额一共这么多,看在老摸的份上,打个九五折你看行吗?

如果还没玩过瘾,还想换个地方继续深入,现如今高档会所叫买断多少钟,在百乐门,这叫出街钟。

当然,百乐门宰客的精髓,现如今有些地方也没少学。在当时的上海滩,舞女叫龙头,舞客叫拖车,手脚大方的舞客请心仪的舞女跳舞,照例得开香槟,这一开就有讲究了,有的开完可能只要十元,有的就没谱了,一切在于你是谁?你勾兑的舞女又是谁?

就跟现如今有些地方一样,有些人进去三两千什么都玩了,有些花了万儿八千的,结果却连根毛都还没摸到——

民国贵公子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就特别痴迷上海滩的百乐门,更痴迷百乐门里的红舞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他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以及《永远的尹雪艳》,那里有最正宗的百乐门韵味。

到了上海滩陷入孤岛时期,百乐门的味道又变了,成了真正的藏污纳垢、醉生梦死之地,套用一个名字或许可以这么说,那里有最畸形的血色浪漫。

1940年2月25日深夜,陈曼丽被刘姓、彭姓两位舞客买钟坐台,就在三人纵情谈笑时,一支黑枪射出了三颗子弹,一颗击中陈的颈部,一颗击中肩膀,剩下一颗击中腰腹,红极一时的舞皇后当场命丧百乐门。

仅此一事就让百乐门永远地印在了民国上海滩的历史中,它是一个地方,它更是一个时代最迷乱最沉重的缩影,而这,才是它很难被超越的地方。

最后再说回盛七小姐,大名媛制造了这一天上人间,但百乐门真正让上海滩为之沉迷却在她易手之后,老上海说,这是盛七小姐为上海滩作的嫁衣裳——

吴彼亮相《今夜百乐门》第二季 专业点评逗趣不断

昨日,备受关注的中国首档场景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第二季之《东方嘉年华》进行了海选复赛,各路“搞笑达人”纷纷大显身手,展示自己的魅力和实力,吸引大批观众围观。青年演员吴彼作为评委惊喜现身,从专业角度给各位参赛选手表演建议,语言诙谐幽默,直击要害,比赛现场笑语不断,气氛热烈。

据了解,吴彼曾担任乌镇戏剧节评委,现在是一名国家话剧院演员,出演过电视剧《清明上河图》,以及《四世同堂》、《暗恋桃花源》、《北京法源寺》等多部话剧作品,表演功底深厚,在业内颇具好评。而《今夜百乐门》第一季凭借独树一帜的喜剧风格大受好评,吴彼作为常驻卡斯核心演员与小沈阳、宋小宝等明星大腕对戏,在不同的小品中塑造的小龙侠、杨康、神经病等经典形象,受到观众的强烈欢迎。此次出演第二季的《今夜百乐门》,相信吴彼也将为我们带来不一样的喜剧盛宴。

西安超时空相遇!百乐门黄包车!1s民国风!

“世事你不经它,你就摸不准它”。西安这座古城随着去年《白鹿原》电视剧的复播,又一次吸引了无数人前来寻觅陈老笔下风雨烟云的历史痕迹。

借助白鹿原的文化根基开发出的白鹿仓,也成了人们前来的必经之地,这里的仿古建筑无一不把人带入那段清末民初的家族沉沦中去。

景区又集旅游观光、美食娱乐、文化演艺、民俗风情为一体,不止人少景美,还能一览古城的独特韵味。

白鹿仓内,一条条交错纵横的街巷,一处处仿古的建筑,都在给前来的你叙述时代沧桑更迭的故事。

这条全是仿民国建筑的街巷一定是这里最文艺、最适合拍照的地方了,同叔一介男青年都对这里念念不忘。

民国街上建有的商铺门头、广告标语、火车站等,都让人仿佛置身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体会着民国风情十足的魅力。

当前来游玩的人们倚着有轨电车、黄包车与电话亭拍照的时候,同叔的脑海里不自觉地上演着老电影中的谍战大戏。

这些物件不过是他们联络秘密、隐藏自身的产物,是那个时代下民族斗争的武器。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花上十元钱坐着电车来回感受一番,绝对有一种穿越到民国的既视感。

百乐门曾是上海著名的综合性娱乐场所,这里有着老上海最潮流最时尚的娱乐生活。

白鹿仓内再现百年前的百乐门风貌,与这条街巷上的所有交互着,倒是有种民国时期老上海特有的城市风情。

古街两旁传统木色修建的店铺相互依靠着,各种地方特色小吃散发着食物的香气,店家极力吆喝着期待你前去品尝。

这里将陈忠实文学巨著《白鹿原》小说中描绘的古街原貌再现,所有游人在这里走走停停,不止为吃的,更为了一探陕西人民古朴的一面。

穿过非遗街的巷道,同叔找寻到了鹿家大院,小说中的这里见证了鹿氏家族的日常点滴。

这里的鹿家大院是陕西传统院落的布局,从前到后都给人一种关中的亲切感,院落的墙上还挂有《白鹿原》的电视剧照。

稍微让同叔感到失望的是,整个院落的商业气息或多或少地模糊了旧时代里鹿家大院该有的生活气息。

从大门口依风而转的水车到亲水街上池鱼嬉戏的流水,都像极了江南水乡才有的诗情画意。

亲水街道的潺潺流水夹在青砖灰瓦的建筑之间,还有几座弯曲的拱桥作伴,试想一下这画面,你是不是也有几分想来的欲望呢?

在这里,同叔看到很多前来游玩的人或驻足赏鱼、或挑战水上娱乐项目,享受着夏日的清凉。

平日上班没有时间外出,不妨乘着周末带着家人到这里来一场短暂的旅行,放松一下身心。

白鹿仓主题公园处在靠后位置,可能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同叔去的时候只有几个工作人员闲坐着。

摩天轮、极品飞车、小火车等娱乐项目应有尽有,而且价格亲民,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倒是不妨玩一玩。

在主题乐园前,同叔还看到一整片绿植样的迷宫,走进其中来回寻找出口,就又是另外一番趣味了。

白鹿仓的各个角落都是吃货的天堂,有人一走进这里就开启了疯狂逛吃逛吃的模式,完全停不下来。

三秦套餐、合阳踅面、烙面皮、蓝田饸络这些自然少不了,还有臭豆腐、轰炸大鱿鱼、肉肠等让人嘴馋的小吃。

火爆永兴坊的摔碗酒在这里就显得有些落寞,喜欢新奇的人们尝试着冒烟的冰淇淋,吃到嘴里的都是味蕾的享受。

白鹿仓内不止藏着陕西地方特色小吃,也囊括着其它各地的美食,到这里的人总能从中找到自己中意的味道。

对于白鹿仓,即使有人批判它太过商业化,但这里依然给来往的人展示着古城最鲜活的民俗风情。

当下,西安这种集旅游观光、美食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景区日益增多,有些在创新中持续发展,而有些却在无意义地重复建设。

民国百乐门多少猫腻的老祖宗?有的一直被模仿有的从未被超越

有些东西一旦出现,将不再消亡;有些东西一旦消亡,将不再出现——够得上如此标准的不多,但民国,更具体地说民国时期的上海滩,算一个。

现如今的很多东西,尤其是一些猫腻,你都能在民国的上海滩找到出处,而与其同时,还有一些东西,却始终难以模仿,更别说超越。

这位大小姐是盛宣怀的七女儿,江湖人称盛七小姐。盛宣怀多牛逼,三个说法可以基本概括,跟着李鸿章,干倒胡雪岩,混成清末首富,而牛逼的最关键处,在养肥了很少不被宰的天朝,人一辈子没白忙活,撒手人寰后巨额财产最终传给了子孙。

而说到盛宣怀的巨额财产,盛七小姐在当年的上海滩还制造了一起很是轰动的新闻。

按老规矩,像盛宣怀这样的权贵大家,未出嫁的女儿除了给份嫁妆,是没资格跟儿子同分遗产的,盛七小姐本就属于能折腾的主,一个不服,她直接喊着民国男女平等的口号和盛家三位公子打起了遗产继承的官司。

当时,不少人支持盛七小姐,尤其是宋家三姐妹和追过她的宋子文,结果,这破天荒的官司居然打赢了,盛七小姐分得遗产现银一百五十万两。

现如今的各种名媛想必没有上海滩盛七小姐的手笔,这位一直流连在灯红酒绿间的大名媛一出手就是六十万两现银,再有,盛七小姐在奢靡中浸泡久了,像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的各种场子她是没少混,所以出自她手的百乐门是深得娱乐至死的精髓,一出现,即登峰造极。

女人玩高档会所,那份魅惑是男人玩不出来的。百乐门楼顶耸立的高达九米的圆柱玻璃银光塔就是盛七小姐玩出的极致魅惑,一到夜晚,那霓虹闪烁,直给看客天上人间的错觉。

关于天上人间的说法,北京的那个极有可能就是从百乐门这得到的灵感,有当时文人骚客拍百乐门马屁的酸诗为证——

二楼的舞池,五百多平方米,可供千人共舞,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地板,照现在的说法,很有些人工智能的意思,随着音乐的律动,汽车钢板作支撑外加巧妙暗置弹簧的地板会倾斜、震荡,进而产生波动感——其他的各种特色中舞池、小舞池就不说了,只此一项就让百乐门独步了当时的上海滩。

现如今的大宝剑要上岗培训,百乐门舞女的色艺考核早在百八十年前就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色艺两项上没两把刷子,不拿到陪舞证,那是根本没资格下场挣这份快钱。

为了营造色界的饕餮盛宴,百乐门要求舞女必须集体候场,魅惑的丝袜一穿,撩人的姿势一摆,中间再把舞场皇后的位置一空,任凭什么样的人进场,那必是春心荡漾,仿佛在天上人间。

但民国时候的骚客比现如今的绅士多了,现如今的是买了钟之后就想得寸进尺。在百乐门,人推崇的是一切明码标价,想摸,可以,但必须量力而行,没有甜言蜜语后乱摸一气的好事,所有舞女,每个身体部位均明码标价,老流氓老绅士到百乐门玩,上手就跟点菜一样,一曲玩完,舞女唰唰地就能给你报出消费清单来——先生,你摸了哪哪哪,消费金额一共这么多,看在老摸的份上,打个九五折你看行吗?

如果还没玩过瘾,还想换个地方继续深入,现如今高档会所叫买断多少钟,在百乐门,这叫出街钟。

当然,百乐门宰客的精髓,现如今有些地方也没少学。在当时的上海滩,舞女叫龙头,舞客叫拖车,手脚大方的舞客请心仪的舞女跳舞,照例得开香槟,这一开就有讲究了,有的开完可能只要十元,有的就没谱了,一切在于你是谁?你勾兑的舞女又是谁?

就跟现如今有些地方一样,有些人进去三两千什么都玩了,有些花了万儿八千的,结果却连根毛都还没摸到——

民国贵公子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就特别痴迷上海滩的百乐门,更痴迷百乐门里的红舞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他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以及《永远的尹雪艳》,那里有最正宗的百乐门韵味。

到了上海滩陷入孤岛时期,百乐门的味道又变了,成了真正的藏污纳垢、醉生梦死之地,套用一个名字或许可以这么说,那里有最畸形的血色浪漫。

1940年2月25日深夜,陈曼丽被刘姓、彭姓两位舞客买钟坐台,就在三人纵情谈笑时,一支黑枪射出了三颗子弹,一颗击中陈的颈部,一颗击中肩膀,剩下一颗击中腰腹,红极一时的舞皇后当场命丧百乐门。

仅此一事就让百乐门永远地印在了民国上海滩的历史中,它是一个地方,它更是一个时代最迷乱最沉重的缩影,而这,才是它很难被超越的地方。

最后再说回盛七小姐,大名媛制造了这一天上人间,但百乐门真正让上海滩为之沉迷却在她易手之后,老上海说,这是盛七小姐为上海滩作的嫁衣裳——

唐薇红:她是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曾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倒进马桶

在上海有这么一个地方,依旧弥漫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气息,爵士乐、黄包车、高衩旗袍、歌女等等。没错,这里就是百乐门,一个有着七十多年历史,既怀旧又颇具现代风格的娱乐场所。

自从1933年百乐门开张以来,它成为上流社会很多名媛、贵族常常进出的场所。唐薇红,老上海名媛之一,她的父亲是庚子赔款的首批留洋学生,回国后成为上海最有名的西医。她的姐姐唐瑛是旧上海有名的社交名媛,曾与宋子文谈过恋爱。哥哥唐腴卢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回国后给宋子文当秘书,1931年被误当作宋子文而惨遭暗杀。

16岁时,唐薇红跟着大姐唐瑛第一次踏进了百乐门的舞池。没想到这一脚下去,为她拉开了十里洋场纸醉金迷、歌舞升平的幕布,也改变了唐薇红的一生。 那时,唐瑛还会指导她去百乐门时的穿戴,一般穿的是镶边双开襟衣服和旗袍,戴的首饰多是镶嵌式的钻石。

18岁时,唐薇红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年长自己十岁的第一任丈夫。结婚当天,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唐薇红坚持要穿白色婚纱,新娘新郎给婆婆磕头时,丈夫老老实实地跪下去磕头,唐薇红只是立在原地鞠了一个躬,这让传统的婆婆大为光火,认为媳妇不给她脸面,婆媳关系从喜宴开始就埋下了隐患。

当然,除了这些礼仪和生活习惯不同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婆婆很恼怒,即婚后,她又不愿马上生孩子,甚至还想领养一个,为此婆婆指着她的鼻子大骂。直到20岁唐薇红生下第一个儿子,婆媳关系才渐渐缓和起来。

解放前夕,家族所有人除她之外都去了香港,后来有些去了美国,还有些去了日本。当时大家都叫唐薇红跟着一起举家离开上海,可她都没怎么细想就拒绝了。一方面孩子还小,另一方面,她不愿离开百乐门。但没想到留下来这个决定让她的后半生吃尽了苦头,从此,凤凰跌落成麻雀。

解放后,她的丈夫前往深圳工作,唐薇红带着儿子同去。深圳的满目疮痍让正怀身孕的唐薇红难以忍受,孩子最终也胎死腹中。后来,她逃回了上海,由于两地分居迟迟得不到解决,所以她选择和丈夫离婚,尽管他们已经生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

离婚后,唐薇红改嫁给庞维谨。可这段时期正闹大革命,当时到处都在喊要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闻讯后,为免遭批斗,夫妻二人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全部倒进了马桶,这让家里的马桶香了好几天。

但家里值钱东西依然被抄空了,她又不得不进拉链厂当工人。然而好景不长,庞维谨患肝癌了。那段日子几乎是唐薇红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她几乎濒临崩溃边缘。但天性乐观的她还是顽强地挺了下来,用自己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了4个孩子,并且省钱给患肝癌的丈夫治病,想方设法省钱给丈夫买他喜欢吃的淡面包。

1970后,庞维谨去世,唐薇红独自留在这繁华的人世间。如今,八九十岁的她,依然保持一周去百乐门三次以上的频率,她成了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只是行头犹在朱颜改,当年陪她一起玩的门当户对的小姐妹们大多都已离世。在落寞中,唐薇红成了名副其实的上海滩最后一位名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