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向东!TOD新城重量级项目发布!增城首个4万+是它?

近邻广州东TOD新城,首创社区湿地公园,引入英国顶尖贵族学校……亮点不少,楼市君为大家一一梳理。

位于穗莞深走廊上的增城,一直是广州东进战略核心。以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为契机,增城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按照规划,在增城新塘,将打造7轨交汇的交通中心,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交通枢纽担当。

地铁13号线号线号线,穗莞深城际轨道、新白广城际轨道,广深铁路(已开通)、广汕铁路汇集于此,覆盖粤港澳大湾区1小时生活圈。

前段时间,《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草案公布,明确提出到2035年,广州要建成2000公里左右城市轨道网络,是现有规模的5倍。

在规划专家看来,以东部交通枢纽为中心,新塘正在打造国内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TOD新城。

今年是广州提出东进战略第十八年,如今的增城早已今非昔比。特别随着轨道交通的发展,带动沿线产业、人口、商业快速聚集。

截止到目前,新塘吸引富士康、广本、北汽、华电、阿里巴巴等产业大咖。万达及永旺梦乐城两大商业巨头也已进驻。

在描绘广州东TOD新城愿景时,规划专家表示,“TOD模式是国际最前沿的核心城市交通枢纽发展模式,依托TOD模式发展起来的新型城市副中心,已成为一座城市的价值高地风向标。”

2017年3月,碧桂园接连夺得新塘陈家林路附近三宗地块。地块背靠碧桂园凤凰城及陈家林景区,紧邻广州东部交通枢纽。

时隔一年,碧桂园云顶正式发布。作为碧桂园首个“云”字系作品,云顶项目是按集团最高标准打造。

据了解,为了最大限度呈现万亩陈家林的原生景观,云顶经过11次调研,23稿规划修改。

最终,云顶项目采用全点式布局,以超宽楼距保证户户视野开阔、采光通风俱佳。全私家电梯入户的效果,媲美香港半山豪宅。

具体来看,云顶项目依靠万亩山谷,望眼青翠,不仅有现代美学七重园林盛景,还有首创的社区湿地公园,整体绿化率更是超过44%。

同时,项目充满科技感。其智能新风系统、中央空调、三重过滤净水等科技系统,可调节控制室内光、水、空气、温度这四大居住核心需求,让你告别PM2.5和回南天。

采用碧桂园自主研发的新型装配式建造体系“SSGF”,囊括12项核心工艺,可有效避免房屋渗漏墙体空鼓、空间浪费、安全性低四大顽疾。

3月28日下午,博实乐教育集团与增城政府签约,携手英国“四大公学”之一费得斯公学,打造费得斯公校中国校区。

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学校地址定址碧桂园云顶附近。学校建成后,碧桂园云顶业主子女可以享有优先参加注册考试的机会。

作为苏格兰最负盛名的贵族学校,费得斯公学大部分毕业后进入牛津、剑桥等常春藤名校,成为各行各业精英。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广告教父”奥美创始人大卫·奥格威等世界名人都是学校知名校友。

据了解,英国费得斯公学进驻中国,博实乐将享有专营权,在博实乐的支持下,费得斯将全权管理学校的日常运营,而不是单纯的品牌授权。

该校落户增城后,计划把英国费得斯的贵族风建筑、课程特色、管理体系、学院传统等全部“搬”到中国校区。原汁原味引进费得斯公学优秀办学理念与教学方法,开设IB和A Level国际课程,让中国学生不出国门,就有机会接受最好的英式国际教育。

认定网络域名注册使用行为构成侵权的要件

1985年9月30日,德阳市什邡磷肥厂经国家商标局核准,获得“云顶”文字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7类化肥(后核准续展注册在商品国际分类第1类),注册号为第233538号。历经多次变更后,2004年12月23日,“云顶”文字图形注册商标注册人变更为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公司)。期间,云顶牌粉状磷酸一铵、复混合肥获“四川名牌产品”等多项荣誉称号。之后,赵刚通过北京万网志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了域名为顶公司域名的有效期限至2008年4月12日。2007年4月15日,赵刚致函宏达公司称,其是顶公司及域名的拥有者,通过网络信息渠道获知宏达公司产品及业务的相关名称与其拥有的域名产生了冲突,从而影响到其对域名的使用和开发,建议宏达公司更改其产品或业务,或收购其所有的域名,收购价为5万元。宏达公司认为,赵刚注册域名行为已侵犯了“云顶”注册商标专用权。故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宏达公司的“云顶”商标(注册号第233538号)为驰名商标;判令赵刚停止侵权,注销“云顶公司”的网络域名;赵刚赔偿宏达公司损失5000元;诉讼费由赵刚承担。法院审理后判决:赵刚停止使用并注销其注册的中文域名“顶公司.com”;赵刚赔偿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损失3000元;驳回宏达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由于域名的识别性功能,使之与知识产权紧密联系。我国商标法第52条规定: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商标解释》)第1条第3项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册为域名,并且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商品交易的电子商务,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商标法第52条第5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由此规定,可以解读出注册域名侵犯他人在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具备的条件是:原告请求保护的注册商标权合法有效;被告注册域名使用的文字与他人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相近似;被告通过该域名从事了相关商品的电子商务;注册的域名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网络域名解释》)第4条的规定,司法认定行为人注册、使用域名构成侵权应同时具备以下4个条件:原告请求保护的民事权益合法有效;被告注册域名同原告要求保护的权利客体之间具有相同或相似性,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被告无注册、使用域名的正当理由;被告注册域名具有恶意。

恶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而继续为之的行为。行为人是否具有恶意的举证责任在原告,而由原告对此举证显然比较困难,也不利于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具体到本案中,宏达公司注册的“云顶”商标合法有效;赵刚申请注册的中文顶公司.com域名的主要部分,与宏达公司注册的“云顶”商标文字相同,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同时赵刚致函宏达公司称其是顶公司.com域名的拥有者,建议宏达公司收购其所有的域名。由此事实说明,赵刚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主观上具有恶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网络域名解释》第4条的规定,应认定赵刚注册、使用“顶公司.com”域名的行为侵犯了宏达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最高人民法院《商标解释》第22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由此规定说明,人民法院认定驰名商标,实行被动原则,不依职权直接确认驰名商标,即只有在当事人提出请求且根据案情需要人民法院才依照法律规定作出认定。对于涉及域名与商标冲突案件,只要能够认定侵权成立,则不应认定驰名商标。如前所述,赵刚注册的域名与宏达公司注册的商标存在特定的联系,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同时赵刚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具有恶意,可以认定赵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成立。因此宏达公司请求认定“云顶”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法律依据不足,对此不予涉及。

本案系侵犯商标权引发的民事诉讼,但审理内容涉及了计算机网络域名注册使用等行为,最高人民法院《网络域名解释》第8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域名注册、使用行为构成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的,可以判令被告停止侵权、注销域名;或者依原告的请求判令由原告注册使用该域名;给权利人造成实际损害的,可以判令被告赔偿损失。本案中,由于宏达公司因侵权所受损失及赵刚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无法确定,依照我国商标法第56条第1、2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之规定,法院酌情确定赵刚赔偿宏达公司包括合理的调查费用在内的损失为3000元。(知识产权报孙海龙姚建军)

民警冲向厦门同安云顶山“海拔最高”村庄 保住老汉200多万存款

台海网7月27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陈捷 实习生 骆阳 通讯员 洪恒亮/文 陶小莫/漫画)近日,在同安区云顶山上海拔最高的村庄里,村民郑老汉接到一个境外电话,落入了骗子的“迷魂阵”,厦门市反诈骗中心及时监测到这通异常通话后,立即指令汀溪派出所处理。

当天晚上,民警在浓雾中驱车上山,最终比骗子快了一步,赶到海拔1100多米的汪前村,保住了郑老汉的200多万元存款。这些存款,也是老汉一家八口人的积蓄。

昨日,厦门市反诈骗中心发布了这起诈骗警情,提醒老人小心防范,别落入骗子的“迷魂阵”。

7月23日晚上7点半左右,厦门市反诈骗中心的“火眼”系统突然响起报警声,系统检测到一名移动用户长时间接听境外电话,疑似有群众正遭遇诈骗。

封堵人员立即拨打该用户电话,但对方的电话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无法联系上。值班民警通过系统查询到,该用户可能在同安汀溪镇云顶山上,但云顶山范围太大,很难精准找到受害者,110指挥情报中心无法准确派警。

就在这时,110接警席传来报警声,“警察同志,我邻居可能被骗了!我们怎么劝他也不听,你们快来帮帮他!”

接警员一问,报警人所说的那个“邻居”,正是他们要找的受害者。问清楚了受害者的位置、姓名和联系方式后,110指挥中心马上指令汀溪派出所出警,前往汪前村,尽快制止60岁的老郑给骗子汇款。

接到指令后,汀溪派出所民警苏少平迅速组织警力,与时间赛跑,与骗子赛跑,驱车前往汪前村。该地距离派出所19公里,当晚天气条件不好,山路云雾缭绕、崎岖难行。

民警开了大约50分钟的车后,终于赶到海拔1100多米的汪前村,找到了老郑。

原来,当天晚上7点多时,受害者老郑接到一个自称“上海医保局”的电话,对方称老郑的医保卡在上海市嘉定区被盗刷了15680元,要他配合调查。对方说,这可能是老郑个人信息泄露的缘故,“建议”老郑赶紧报案,否则会“惹上官司”。随后,对方将老郑的电话转接到“上海公安局”,一名自称刑警队长的男子与老郑进行通话。

就在老郑和“队长”通话时,有路过的邻居发现了这一异常情况。不料,老郑对邻居的劝说不理不睬,邻居情急之下赶紧报警,并帮助警方确定了老郑所在的位置。

直到民警赶到现场时,老郑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接听的是诈骗电话,甚至还不愿意挂断对方电话。最终,经过民警耐心劝导,老郑才醒悟。

警情处理完毕,民警正要离开时,老郑的一段话又让气氛紧张起来。老郑说,“刑警队长”在电话中问了他的银行卡号和存款情况,他把5张卡共200多万元存款的情况都说了,而且他收到了短信验证码后,还把验证码给了对方。

验证码就是密码!骗子会不会拿着老郑的验证码把钱转走呢?由于老郑的银行卡没有开通手机银行、网上银行,一时没法查询到卡里的两百余万元到底还在不在。

情急之下,苏警官立即将该情况反馈到厦门市反诈骗中心,中心得知该消息后,一面建议民警立即载着老郑下山到就近的ATM查询卡内的余额,一面向老郑索要短信截图,以便进一步核实。

随后,市反诈骗中心核实了老郑的短信内容,得知是支付宝的通知短信,立即与支付宝公司联系。十分钟后,支付宝方面反馈,当晚8点多,老郑的手机号码在支付宝上注册了一个账号。

原来,老郑收到的短信,是骗子拿他手机号码注册支付宝账号的通知短信,而非动态验证码。由于老郑没有开通网银和手机银行,骗子只能先“帮”他开通支付宝账号再转走钱。于是,反诈骗中心立即要求支付宝公司将该账号冻结,不让骗子的企图得逞。

与此同时,民警载着老郑来到ATM前,确认五张银行卡的存款都在。这下,在场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民警又将老郑送回家,此时已是深夜11点半了。这一场历时四个多小时的隔空接力,在反诈骗中心、汀溪所通力合作下,终于保住了老郑一家八口人200余万元的存款。

民警说,冒充公检法诈骗是“老套路”,诈骗分子采取多重“迷魂阵”的方式,使得受害者一步步落入其精心策划的诈骗圈套。

对此,民警再次提醒说,公检法等国家机关是绝对不会使用电话方式通知市民接受询问,更不会通过电话以保密等为借口不让告知第三人而打款至所谓“安全账户”。市民群众有任何疑问应及时拨打110进行核实,并及时接听110拨打的劝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