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薇红:她是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曾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倒进马桶

唐薇红:她是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曾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倒进马桶

在上海有这么一个地方,依旧弥漫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气息,爵士乐、黄包车、高衩旗袍、歌女等等。没错,这里就是百乐门,一个有着七十多年历史,既怀旧又颇具现代风格的娱乐场所。

自从1933年百乐门开张以来,它成为上流社会很多名媛、贵族常常进出的场所。唐薇红,老上海名媛之一,她的父亲是庚子赔款的首批留洋学生,回国后成为上海最有名的西医。她的姐姐唐瑛是旧上海有名的社交名媛,曾与宋子文谈过恋爱。哥哥唐腴卢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回国后给宋子文当秘书,1931年被误当作宋子文而惨遭暗杀。

16岁时,唐薇红跟着大姐唐瑛第一次踏进了百乐门的舞池。没想到这一脚下去,为她拉开了十里洋场纸醉金迷、歌舞升平的幕布,也改变了唐薇红的一生。 那时,唐瑛还会指导她去百乐门时的穿戴,一般穿的是镶边双开襟衣服和旗袍,戴的首饰多是镶嵌式的钻石。

18岁时,唐薇红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年长自己十岁的第一任丈夫。结婚当天,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唐薇红坚持要穿白色婚纱,新娘新郎给婆婆磕头时,丈夫老老实实地跪下去磕头,唐薇红只是立在原地鞠了一个躬,这让传统的婆婆大为光火,认为媳妇不给她脸面,婆媳关系从喜宴开始就埋下了隐患。

当然,除了这些礼仪和生活习惯不同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婆婆很恼怒,即婚后,她又不愿马上生孩子,甚至还想领养一个,为此婆婆指着她的鼻子大骂。直到20岁唐薇红生下第一个儿子,婆媳关系才渐渐缓和起来。

解放前夕,家族所有人除她之外都去了香港,后来有些去了美国,还有些去了日本。当时大家都叫唐薇红跟着一起举家离开上海,可她都没怎么细想就拒绝了。一方面孩子还小,另一方面,她不愿离开百乐门。但没想到留下来这个决定让她的后半生吃尽了苦头,从此,凤凰跌落成麻雀。

解放后,她的丈夫前往深圳工作,唐薇红带着儿子同去。深圳的满目疮痍让正怀身孕的唐薇红难以忍受,孩子最终也胎死腹中。后来,她逃回了上海,由于两地分居迟迟得不到解决,所以她选择和丈夫离婚,尽管他们已经生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

离婚后,唐薇红改嫁给庞维谨。可这段时期正闹大革命,当时到处都在喊要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闻讯后,为免遭批斗,夫妻二人将数十瓶名贵香水全部倒进了马桶,这让家里的马桶香了好几天。

但家里值钱东西依然被抄空了,她又不得不进拉链厂当工人。然而好景不长,庞维谨患肝癌了。那段日子几乎是唐薇红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她几乎濒临崩溃边缘。但天性乐观的她还是顽强地挺了下来,用自己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了4个孩子,并且省钱给患肝癌的丈夫治病,想方设法省钱给丈夫买他喜欢吃的淡面包。

1970后,庞维谨去世,唐薇红独自留在这繁华的人世间。如今,八九十岁的她,依然保持一周去百乐门三次以上的频率,她成了百乐门年纪最大的客人。只是行头犹在朱颜改,当年陪她一起玩的门当户对的小姐妹们大多都已离世。在落寞中,唐薇红成了名副其实的上海滩最后一位名媛。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