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百乐门多少猫腻的老祖宗?有的一直被模仿有的从未被超越

民国百乐门多少猫腻的老祖宗?有的一直被模仿有的从未被超越

有些东西一旦出现,将不再消亡;有些东西一旦消亡,将不再出现——够得上如此标准的不多,但民国,更具体地说民国时期的上海滩,算一个。

现如今的很多东西,尤其是一些猫腻,你都能在民国的上海滩找到出处,而与其同时,还有一些东西,却始终难以模仿,更别说超越。

这位大小姐是盛宣怀的七女儿,江湖人称盛七小姐。盛宣怀多牛逼,三个说法可以基本概括,跟着李鸿章,干倒胡雪岩,混成清末首富,而牛逼的最关键处,在养肥了很少不被宰的天朝,人一辈子没白忙活,撒手人寰后巨额财产最终传给了子孙。

而说到盛宣怀的巨额财产,盛七小姐在当年的上海滩还制造了一起很是轰动的新闻。

按老规矩,像盛宣怀这样的权贵大家,未出嫁的女儿除了给份嫁妆,是没资格跟儿子同分遗产的,盛七小姐本就属于能折腾的主,一个不服,她直接喊着民国男女平等的口号和盛家三位公子打起了遗产继承的官司。

当时,不少人支持盛七小姐,尤其是宋家三姐妹和追过她的宋子文,结果,这破天荒的官司居然打赢了,盛七小姐分得遗产现银一百五十万两。

现如今的各种名媛想必没有上海滩盛七小姐的手笔,这位一直流连在灯红酒绿间的大名媛一出手就是六十万两现银,再有,盛七小姐在奢靡中浸泡久了,像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的各种场子她是没少混,所以出自她手的百乐门是深得娱乐至死的精髓,一出现,即登峰造极。

女人玩高档会所,那份魅惑是男人玩不出来的。百乐门楼顶耸立的高达九米的圆柱玻璃银光塔就是盛七小姐玩出的极致魅惑,一到夜晚,那霓虹闪烁,直给看客天上人间的错觉。

关于天上人间的说法,北京的那个极有可能就是从百乐门这得到的灵感,有当时文人骚客拍百乐门马屁的酸诗为证——

二楼的舞池,五百多平方米,可供千人共舞,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地板,照现在的说法,很有些人工智能的意思,随着音乐的律动,汽车钢板作支撑外加巧妙暗置弹簧的地板会倾斜、震荡,进而产生波动感——其他的各种特色中舞池、小舞池就不说了,只此一项就让百乐门独步了当时的上海滩。

现如今的大宝剑要上岗培训,百乐门舞女的色艺考核早在百八十年前就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色艺两项上没两把刷子,不拿到陪舞证,那是根本没资格下场挣这份快钱。

为了营造色界的饕餮盛宴,百乐门要求舞女必须集体候场,魅惑的丝袜一穿,撩人的姿势一摆,中间再把舞场皇后的位置一空,任凭什么样的人进场,那必是春心荡漾,仿佛在天上人间。

但民国时候的骚客比现如今的绅士多了,现如今的是买了钟之后就想得寸进尺。在百乐门,人推崇的是一切明码标价,想摸,可以,但必须量力而行,没有甜言蜜语后乱摸一气的好事,所有舞女,每个身体部位均明码标价,老流氓老绅士到百乐门玩,上手就跟点菜一样,一曲玩完,舞女唰唰地就能给你报出消费清单来——先生,你摸了哪哪哪,消费金额一共这么多,看在老摸的份上,打个九五折你看行吗?

如果还没玩过瘾,还想换个地方继续深入,现如今高档会所叫买断多少钟,在百乐门,这叫出街钟。

当然,百乐门宰客的精髓,现如今有些地方也没少学。在当时的上海滩,舞女叫龙头,舞客叫拖车,手脚大方的舞客请心仪的舞女跳舞,照例得开香槟,这一开就有讲究了,有的开完可能只要十元,有的就没谱了,一切在于你是谁?你勾兑的舞女又是谁?

就跟现如今有些地方一样,有些人进去三两千什么都玩了,有些花了万儿八千的,结果却连根毛都还没摸到——

民国贵公子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就特别痴迷上海滩的百乐门,更痴迷百乐门里的红舞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他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以及《永远的尹雪艳》,那里有最正宗的百乐门韵味。

到了上海滩陷入孤岛时期,百乐门的味道又变了,成了真正的藏污纳垢、醉生梦死之地,套用一个名字或许可以这么说,那里有最畸形的血色浪漫。

1940年2月25日深夜,陈曼丽被刘姓、彭姓两位舞客买钟坐台,就在三人纵情谈笑时,一支黑枪射出了三颗子弹,一颗击中陈的颈部,一颗击中肩膀,剩下一颗击中腰腹,红极一时的舞皇后当场命丧百乐门。

仅此一事就让百乐门永远地印在了民国上海滩的历史中,它是一个地方,它更是一个时代最迷乱最沉重的缩影,而这,才是它很难被超越的地方。

最后再说回盛七小姐,大名媛制造了这一天上人间,但百乐门真正让上海滩为之沉迷却在她易手之后,老上海说,这是盛七小姐为上海滩作的嫁衣裳——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