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彩票舞弊案 6现象怀疑36亿巨奖不真实

盘点彩票舞弊案 6现象怀疑36亿巨奖不真实

目前该大奖得主尚未知晓,福彩中心说,关于中奖彩票的真实性是不用质疑的,摇奖严格按照彩票管理条例规定操作。

河南安阳梅园庄建行楼下41050075号投注站一夜之间变成“史上最牛投注站”。据投注站老板陈桂霞回忆,10月8日下午2时多,投注站进来一位近40岁的中年男子,进门后机选一组号码:红色球12、16、25、26、27、31,蓝色球05;随后让陈桂霞打出一张两注同样的号码,并各投注44倍。

一般彩民一注多倍也就是选择在一注号码上投一二十倍,极少会有人选择在一张彩票投上两注相同号码,她当时也觉得很奇怪,每注都是44倍投注,“这是常人不敢想象的倍数,因为4这个号码都是彩民所忌讳的。”陈桂霞说,当时该彩民说双44等于88,谐音应该是发发。该彩民共消费1000多元钱,随后就离开投注站,前后停留不到10分钟。

湖北网友天外足彩双色球说:“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我也是老彩民了,想想也是奇怪:没有彩民单注会这样投的,一区一个号都没有,而在三区集中四个号,复式的话三个区算下来也应该红球有十个号,蓝球至少两个号,这样就要840元, 88注需要73920元做一次投注,有哪个疯子会这样投注买彩票?如果是神仙那还差不多哦。”

福彩工作人员称,“虽然理论上存在舞弊得逞的可能性,但现实操作中很难实现”。很难实现不是不能实现,此前关于彩票弄虚作假的事件已经被多次报道。

2000年5月1日,原贵州亚世华广告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荣桥以贵州瑞昌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与贵阳市民政局签订一份发行4000万元福利彩票项目合作协议。为达到掌握控制大奖的目的,他以要发行好彩票的名义,取得了相关部门、公证处人员的信任,在摆放大奖的信封袋上做记号,借机掌握了大奖所在位置。并违法购买谋取利益,作案次数最多,达到了9次,共计价值332万元。

彩票案”2004年3月23日,在西安市进行的即开型体育彩票发售中,西安小伙儿刘亮中头奖,奖品为一辆宝马轿车加12万元现金,但他却被告知其所持彩票为假彩票,不能兑奖。 3月25日,刘亮爬上6米高的广告牌以示抗议,这就是社会各界关注的“宝马彩票案”。

2004年2月5日2004009期双色球曾发生“假直播”事件。双色球摇奖的“事故视频”截图却给了这种猜测一种事实基础。当时的视频中,左下方的特写画面与全景画面不同步。让不少网友质疑: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直播摇奖”,到底是“真直播”,还是录像?

今年6月,深圳某公司的软件工程师程某先行编写了一个可以自动运行的木马程序,利用与福彩中心合作的机会,进入福彩中心机房将其植入。一旦摇奖结果揭晓,该程序会自动将程某购买的彩票修改为一等奖的号码,由此中得5注一等奖。

无独有偶,与中奖彩民一样神秘的是,贴吧双色球吧早前出现的一则“奇怪”的帖子,帖子标题是《中三亿元怎么花?》

业内人士介绍,中国目前的福彩制度是“中央—地方”互动式的。从销售、摇奖到领奖,当前的福彩制度设计已相当完善,彩民一从投注站下注,该彩票的信息就会第一时间输入地方福彩的数据库;而摇奖由福彩全国总部统一管理。当期得奖号码公布后,由各地方福彩部门检索各自的数据库,从而统计辖区内的中奖信息,上报总部;然后由总部汇总信息,向全国公布。在地方福彩部门核实中奖情况后,拨付奖金。 3.599亿元福彩巨奖若真有猫腻,“问题只能出在系统内部”。

首先,如果摇奖结果是“可控的”,那么,舞弊者完全可以事先购买任意一个选号,通过“内外勾结”让自己购买的选号中奖。在这种情况下,彩票是真的,中奖号码也是真的,外界很难监管。

地方福彩部门的工作人员会不会监守自盗?比如:开奖后篡改数据库,然后向总部虚报辖区内的中奖注数,并炮制如假包换的中奖彩票,最终蒙混过关、顺利兑奖。为何全国的福彩数据库不能实现统一管理呢?知情者说:“历史遗留原因。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imzc.net

admin